朱傳炳惡意毀謗張緒中民刑事案件, 歷經2年6個月定讞,法院判決朱傳炳,刑事兩罪有期徒刑3個月,民事賠償張緒中新台幣20萬元。

主頁/工會快訊, 新聞稿, 最新消息, 訴訟/朱傳炳惡意毀謗張緒中民刑事案件, 歷經2年6個月定讞,法院判決朱傳炳,刑事兩罪有期徒刑3個月,民事賠償張緒中新台幣20萬元。

朱傳炳惡意毀謗張緒中民刑事案件, 歷經2年6個月定讞,法院判決朱傳炳,刑事兩罪有期徒刑3個月,民事賠償張緒中新台幣20萬元。

10653787_983213481690531_3219996708896477233_n台灣南區電信分公司企業工會 新聞稿

朱傳炳惡意毀謗張緒中民刑事案件
歷經2年6個月定讞
法院判決朱傳炳
刑事兩罪有期徒刑3個月
民事賠償張緒中新台幣20萬元

本會針對中華電信工會理事長朱傳炳惡意毀謗本會理事長張緒中案件,經張緒中提起民、刑事妨害名譽告訴,歷經2年6個月,終於判決朱傳炳敗訴定讞,本會聲明如下:
針對中華電信工會朱傳炳同派系幹部擔心張緒中取得博士學位復職後,再投入工會選舉,不僅由工會監事會召集人潘進財提案,限制連任理事長不能參選理事長,經台北法院判決工會敗訴決議無效(台北地方法院101訴字第704號)。因如果會員直選理事長工會當權派當沒有勝算,朱傳炳等自肥延長任期,並將理事長、勞工董事由全體員工直接選舉,變更為由113位代表選舉。朱傳炳任內,分別將表達不同意見工會幹部停權,計有許福利代表停權2次,孫虔修、張緒中、王佩君各停權一次,張緒中除名2次,工會並決議不准分會跨區傳送文宣,箝制言論自由。工會反民主作為,自台灣解除戒嚴以來,前所未見。

朱傳炳等派系幹部為自己連任理事長私利,進而誣指張緒中94年5月17日罷工行動中,因私會中華電信公司賀陳旦前董事長,報考中山大學博士班,賀陳旦先生幫忙寫推薦信,而錄取中山大學博士班,進而臆測中華電信工會94年5月17日罷工行動,張緒中出賣會員等情事,案經張緒中提起妨害名譽告訴,刑事部分:高雄地檢署102年度偵字第16805號提起公訴,高雄地方法院102年度易字第1090號判決,兩罪合併執行有期徒刑三個月。被告朱傳炳提起上訴,104年5月28日台灣高等法院高雄分院104年度上易字第73號宣判,駁回上訴定讞。民事部分:高雄地方法院101年度訴字第2199號判決朱傳炳敗訴,賠償張緒中新台幣20萬元,朱傳炳上訴,經高等法院高雄分院102上字第301號駁回上訴定讞。然而,朱傳炳當權派系竟然仍以94年517工會罷工事件,將張緒中除名,並發布新聞稿,故意貶損張緒中社會人格,誤導不知情會眾,目無法紀。

針對中華電信工會102年11月25日發佈新聞稿,汙衊本會理事長張緒中,因94年5月17日罷工行動事件,遭中華電信工會除名。然而,依據台灣高等法院高雄分院104年度上易字第73號判決書第13頁第13行「況被告(朱傳炳)當時未曾就此情向賀陳旦求證,而卻直至相隔7年(101年7月12日、同月24日),使在上開中華電信高雄營運處第一、二客網中心2樓候工室之工會說明會中為上開之言論,亦見其有惡意毀損告訴人名譽之犯意,已甚顯明。」。針對朱傳炳以工會理事長名義,公然毀謗張緒中出賣會員言論,在民、刑事判決確定後,且所有訴訟賠償費用均由工會會員的會費全額負擔。張緒中依據工會法第21條規定:「工會理事、監事、常務理事、常務監事、副理事長、理事長、監事會召集人及其代理人,因執行職務所致他人之損害,工會應負連帶責任。」再向法院提起民事侵權告訴,要求中華電信工會應於平面媒體刊登道歉啟事,並連帶賠償新台幣50萬元。

查張緒中理事長任內完全依照章程及工會決議處理會務,並無違反章程之行為。中華電信工會朱傳炳當權派系與張緒中爭議,肇因張緒中當選中華電信工會高雄市分會第六屆理事長資格,朱傳炳等違反章程及民主程序,在總數1304位會員投票結果,張緒中獲得1015票,另一位候選人只獲182票,朱傳炳等主導下,宣布只獲得182票候選人當選;甚至,朱傳炳在103年10月14日中華電信高雄營運處第二客網中心,慶生會上公開說「我說誰是理事長,誰才是理事長」。完全視法治為無物,恣意妄為。張緒中高雄市分會理事長當選資格案件,亦經台北地方法院102年度訴字第383號,第一審判決張緒中勝訴。朱傳炳當權派系基於共同利益,立即召開系爭臨時代表大會,將張緒中除名。朱傳炳將張緒中除名完全是權利濫用,只是不讓張緒中行使高雄市分會理事長職權。嚴重侵害張緒中人格權與名譽權。而中華電信工會朱傳炳派系將張緒中停權案,也遭台北地方法院一審判決決議無效(台北地方法院102訴字第3597號);而勞工董事選舉決議經高等法院(103年度上字第412號)判決撤銷,並經最高法院三審裁定駁回定讞(最高法院103年度台上字第2643號)。

檢視中華電信工會與會員爭議事件,中華電信工會對張緒中提起超過10件刑事訴訟不起訴書證明,中華電信工會現任工會幹部自肥延長任期、偽造直選理事長決議公文、違反調高會費程序、恣意調整分會組織等議題,均關係全體會員重大權益,與公共利益有關。什麼利益?什麼動機?讓這些工會幹部無視法令章程,工會快訊高唱「會員知的權利不容剝奪」,卻對不同派系幹部監督言論,動輒停權、除名,打壓勞動人權,為封殺工會不當作為訊息,理事會竟然決議分會資訊不得跨區傳送,箝制言論自由?

張緒中理事長為建立工會職業道德,98年3月兩任理事長屆滿卸任,婉拒所有職務安排,留職停薪進修博士班課程,完全脫離中華電信工會事務。在留職停薪情況下,還預繳工會會費一年。而今,工會除名決議事關張緒中憲法集會結社權利,更是對張緒中耗盡一生心血建立的正派形象,摧毀殆盡。張緒中基於維護工會民主制度,個人名譽尊嚴,只能訴諸司法,釐清事實真相。

張緒中理事長最後強調:基於人民團體自律自治精神,工會應為勞工所有,由勞工自治,為勞工而存在(Union of the workers, by the workers, for the workers)。工會章程就是工會的憲法。台灣為一民主法制社會,民主應建立於法制之基礎上,民主如果不依法制行事,多數就是暴力。本案乃是民國100年5月1日,台灣勞動三法(工會法、團體協約法、勞資爭議處理法)修正實施後,大型工會為現任既得利益,排除異己,形同幫眾圍事,完全無視勞動法制之規範,恣意妄為之首例,對未來人民團體之公平競爭健全發展,勢將造成不利之影響。工會民主之路,長夜漫漫。有志氣獨立思考的勞工,不應該在有權勢的人面前彎了腰。期盼追求獨立工會、民主公義之工會先進,只要路正,不怕路遙。加油!!!